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语言艺术网 -> 话剧 -> 内容阅读

【湖南艺术节剧评】丰富而别致的感动——看话剧新作《邮差》有感

更新时间:2018-06-10  来源:  点击:
43.9K

话剧《邮差》形式上属于叙述剧。邮递员李胜利退休了,此时不仅他已不再有送信的职责,由于通信工具的变化,也少有信可送了,他的时代业已过去。但他的一生是由书信和邮递构成的,断然告别无疑是困难的。这种失落和不适自然而然地使他回望自己的一生,清理自己的心绪,于是,他一生的经历就一幕幕出现在脑海里,也就是舞台上。这些人生的片断是被他的讲述串连起来的,这不仅是一种叙事的手段,本身就是一种倾诉,此时的他是很渴望对人倾诉的。舞台上发生于过去的情节和场景,只是正在向观众讲述的往事的情景再现而已。

 

李胜利是抗日战争胜利的那一天出生的,因此取名胜利。母亲生下他的同时被丈夫遗弃,这一残酷的打击夺取了刚刚生产的她的生命。她临终时请求来送信的邮递员老李收养她的儿子,并把儿子培养成一个负责任的人。老李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甚至不够灵醒的人,但他用极负责任的职业操守教育了养子,开启了后者毫不懈怠的负责任的一生,那就是无条件地把经手的信件送到每一个收信人的手里,不管经过多少曲折,从而兑现了他对孤儿母亲无言的承诺。红花和富贵的信本不是要邮递员传送的,但仍经两代人的接力而终于送达,更显示和证实了老李的不言之教及其成功,同时透露出作为做人根本的信与义在混乱的世道中在民间的顽强传递。老李是在送信的工作中力竭而死的,真正的以身殉职。李胜利完全继承了养父的职业精神和道德原则。

 

李胜利不仅出生即丧母,养父也在他少年时去世,婚姻更是一再遭受摧残。燕子因父亲被打成右派而遭男朋友抛弃,为了安慰她,胜利把给想像中女友的信送给燕子,他的善良促成了两人的结合。文革中身为教师的燕子被强迫劳动改造,领导和红卫兵逼迫李胜利离婚,但他威武不能屈,坚守信义,用扭曲而滑稽的方式维持着两人的誓约,这仍是做一个负责任的人的一种体现,对抗野蛮强权的意义还在其次。更其不幸的是,燕子死于生产。这与其说是命运对李胜利的残忍,不如说是社会对他们下的毒手,因为文革中无机会生育,到1978年以后燕子已是高龄产妇。这样的遭遇无法不激起观众由衷的同情和怜悯。而即使在这样的痛苦和茫然中,李胜利也没有对传递信件的工作稍有懈怠,仍一如既往地力行着信使的使命,同时如约将妻子给女儿的十八封信一封封交给成长中的女儿,在妻子的亡灵面前,李胜利也是一个负责到底的邮递员。

 

李胜利的内心和外表处于一种反讽状态,或者说编导总是在自己喜欢的主人公身上开玩笑。他文化水平不高,为人也不灵泛,行为言语常有不够正常的笨拙和憨气执拗的喜感。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敏感的,善于体察他人的情感需求,富于同情心。他深懂书信在表达感情和人际情感联系中的意义,因此对投递信件怀着一种宗教般的执念。这不只是出于职业道德和对工作的责任感,而是源于他对人心的理解和爱护的意愿,不然就无法解释对红花和富贵两人的信件的传递,也不能解释他代梅子阿姨的儿子写假信的行为,这些都不是邮递员的职责。他这样做表现的是超出了职业要求的善良心愿,和对寄收双方心意感同身受的理解和同感。这利他的宏愿的根源可追溯到李胜利和母亲之间的音信不通而产生的憾恨悲苦,他是在用自己的不懈努力去阻止同样的不幸发生在他人身上,同时也成为对自己的抚慰。

 

《邮差》讲的是一个小民的个人故事,但这些故事都不是无端发生的,都不是抽象的,而是他所生活的时代和社会的投影和产物,其背后是七十变幻着的时代风云。因此,这些平凡个人的人生故事同时也是一串时代的故事,事实上几乎展现了抗战以后的整部现代史。由于这部历史是李胜利个人无从逃避的生活时空,是他无力抗拒的决定性力量,因此两者之间的关系透露出深沉的悲剧性。观看此剧,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观众疼痛的记忆将被唤醒,并促使他们再次对自身的经历进行审视和确认;未曾经过者则可从中感知这一段历史真切的声影。而在具体的细节方面,李胜利出生在抗战结束的一天;老李利用职业的之便在战争中为共产党传递情报;社会动荡造成的居民迁移和地址失落;反右运动对两代人的摧残,文革的横暴与丑态;两岸的对立与隔绝及其所造成的被分隔在两处的亲人的思念、惊恐和疑虑,台湾民主变革后两岸邮路的复通,诸如此类的中国现代史的构筑材料,加上各时期时代音乐和歌曲的适时响起,使该剧通篇脉动着穿越回历史现场的真实感。因此,《邮差》又是一部现代社会的简史,小民百姓所经见和蒙受的现代史。这部历史一直延伸到通信方式发生巨变后的当下,覆盖时长达七十年。

 

《邮差》不单纯是一个邮差李胜利故事,也不仅仅是几十年历史的检讨审视,它还是一个或者说升华成为了一个关于人的故事,那就是对人生、对人的生离死别这一无法躲避的定命惨痛而强作达观的一声叹息。李胜利和女儿欢欢是一出生就没了娘,他们都在对娘的思想和追问中长大。梅子阿姨母子也在音讯隔绝中受尽熬煎,而终于在遥远的盼望中独孤辞世。这重复的细节所传达的是人生的悲苦和无奈。李胜利的母亲临终时想像着自己在能在遥远的地方注视儿子,燕子死前对刚出生的女儿一万个不放心,竟给女儿写了十八封信,试图打通生死两界。面对这样的人生悲境,母亲们只能强充达观,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说再见的过程,将来总会再见。这再见二字若不是发生在泉下就是一句悲酸的反话,剧中生死相隔的亲人都是永难再见的。为了相互抚慰,梅子阿姨用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来骗慰自己和李胜利的没娘的女儿,说长大以后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邮差》的题材是平朴而低微的,它从一个可以接触各色人等的邮差的视角去看取历史和人生,基调是酸楚的。可能是出于淡化此种情感基调的意向,编导给全剧都点缀了滑稽的甚至是古怪的动作或细节,剧中人都喜欢打岔,动作突兀,喜欢答非所问。这种苦中作乐的设计和处理也许来自编导的自觉追求,也赋予了该剧一种特殊的风格。在观众这方面,往往在一时的失笑之后,又体味到更沉重的心酸,还有吃惊和费解。作为一种戏剧手法和追求,这可能是一种微妙的境界,但具体运用中,时有失去节制和过火之处,给人无端贫嘴、莫名其妙的感觉,给全剧的艺术效果造成了不利影响。

 

《邮差》是邮差李胜利一个人的故事,也是一个时代的写照,同时又阐发着普遍的人生哲理。它给观众提供的精神营养是多层次的,通过严肃沉重的内容和招笑耍宝相结合而形成的独特风格,给观众带来了丰富而别具风味的满足和感动。这是一部有望成为精品和具有长久生命力的话剧力作。

 

作者:湖南范大学晨光


43.9K
Copyright @ 2016 www.yyysw.tv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湖南省大众语言艺术研究会 电话:0731-85554406 邮箱:1047486550@qq.com  版权所有 语言艺术网 湘ICP备16000384号 技术支持:红网